1406357140-346612120_n  

人總愛說,生命是由一連串的選擇所組成,選擇意味著放棄了其他的可能,遺憾後悔也接踵而至,如果生命可以重來,人生或許有可能改變,但是否因此而會變得更好?沒有人有答案,但肯定的是,人可以作繭自縛,但不一定能蛻化成美麗的蝴蝶。

好的故事有幾種型態,讀者較熟悉有感的是那種引人入勝,情節緊湊且環環相扣的類型,故事說得清楚,讀者看得明白,兩者心心相印皆大歡喜;另一種好的故事類型是令人深感著迷但卻也有點迷惘的,故事說得引人入勝,但讀者卻常常看得一頭霧水,作者想要傳達的意涵很隱晦,導致讀者接收到的程度不一致,也因此,一個故事,因為看的人的背景、心境、經歷與感受的程度不同,所以衍生出多種不同的解讀,這類型的作者,具代表性的有卡夫卡村上春樹,令人印象深刻的故事則有1Q84中的《貓之村》卡夫卡(Kafa)的所有小說,以及沙林傑的《看香蕉魚的好日子》(JD Salinger, A Perfect Day for Bananafish),共通性是故事說的極為迷人,但讀者也深感惑然:《貓之村》的故事,難道只想隱喻世間存在著所謂的平行世界,每個人都可能誤入,一不小心就再也無法返回原本的世界了嗎?卡夫卡的小說,那幢幢暗影及無從解釋的兀然情境,只是為了暗喻命運的乖離不可測以及國家機器的如影隨形嗎?沙林傑的《看香蕉魚的好日子》,只是為了呈現主角無法擺脫戰場陰影、無法區辨真實與虛幻,從而走上自我毀滅的路途嗎?這是我的觀察,換個讀者來解釋,可能完全不同。單純的故事,四散的解讀與發想,正是這類故事的迷人之處,較沒耐心的人會說這類故事莫知所云,但感想較多的人甚至可寫出篇幅不亞於原著的解讀書籍(大陸有許多剖析村上春樹的書籍,西方針對卡夫卡的研究更是甚囂塵上),或許也是因為作者說得簡潔說得少,沒人有把握確實掌握了作者想要表達的意圖,所以乾脆提出自己的一套理論,來幫話說得不明不白的作者加以解釋,不過這都是在瞎子摸象,能寫書的人只是想法較多、較有系統邏輯,摸出來的不見得是大象,同時,觀察亦發現這類作者也鮮少再針對這些隱晦作品做更具體白話的解構,可能是因為他們覺得想說的話都已經寫在書中了、可能自己也只是描繪故事本書並沒有其他的想法、也可能不想破壞了讀者擁有那些想法的樂趣,所以我們知道了,閱讀這類作品的重點並不在理解,而在感受及思考,想對想錯跟作者是否一致並不重要,只要引發你的思考與情緒,就已經達到作者書寫此類書籍的目的了。

01.7in1  

會花這麼長的篇幅來解釋故事的類型,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我個人認為,三秋的輕小說《Starting Over重啟人生》以及類似時空交錯的題材,其實也是屬於迷幻類型並能引發不同類型的人有不同感想的作品:在奇幻與宿命的框架之下,帶點哀傷無望及對這個世界的不滿及格格不入的感覺,來看待重啟的人生命題。

第二個原因是因為我個人一直覺得三秋在書中所提到的《看香蕉魚的好日子》是個好迷人又好令人深感困惑的故事,過去我不太能夠理解沙林傑想要表達的是甚麼,但在讀完了《Starting Over重啟人生》後,我恍然大悟了,我個人的解讀是,兩者想要傳達的,其實都是作繭自縛的意涵:重啟人生中的我,因為無法忘懷第一個人生中的美好幸福,所以也想在第二人生中複製第一人生中的成功模式,而當某個地方,有一個齒輪偏差了,第二人生像蝴蝶效應般的完全歪斜偏離既有的軌道時,我執著的想將人生扭轉回原有的軌道,當發現無力回天時,我眼中只看得到記憶中的幸福模樣、心中僅存的只有不甘與憤恨,因為曾經擁有過的幸福滋味是那麼的明確強大,所以我只在乎第二人生中的失去,而忽略漠視了第二人生中其他的可能幸福,執著在自己築起的城牆中作繭自縛,是我在第二人生中尋尋覓覓無法得見幸福曙光的肇因,相同的,《看香蕉魚的好日子》中的香蕉魚一游進洞里,便會吃很多香蕉,再也游不出去而死去,其實也隱喻了主角西摩困在戰場的回憶中,無法分清現實與回憶,當現實是那麼的膚淺難耐時,西摩就像香蕉魚般的選擇一頭栽進洞穴中再也不想出來,同樣的也是作繭自縛的負面示範。

Salinger  

類似《Starting Over重啟人生》探討人生是否可以改變與重來的議題,其實在許多影視作品中皆有所著墨,同樣的,這些作品也都試圖以眩目的視覺特效為包裝,來傳達一些濃縮式的、須歷經時間驗證的生命省思與體驗給讀者觀眾:在《今天暫時停止》(Groundhog Day)中,每天重現於土撥鼠節中的循環,讓比爾莫瑞了解過去的麻木人生其實和日日循環的夢靨並無區別,能夠跳脫循環,唯有在日復一日的無味人生中找尋值得專注投入的美好事物,每天多投入一點真心真情與正向的力量,無味停滯的人生才有可能再次活起來、時間才有可能繼續轉動、《蘿拉快跑》(Run Lora Run)《明日邊界》(Edge of Tomorrow),則是藉由殺戮戰場的無情重現,來尋找人生的可能契機,而看似渺渺的無望人生,或許多一點經驗、判斷力、運氣與訓練,可能會有不同的結果、知性一點的《雙面情人》(Sliding Doors),則並置不同抉擇之下的平行宇宙,來讓人感概生命的可能性與無可逆轉,無情的抉擇可能帶來幸福,無知的隨波逐流或許將導致毀滅、《扭轉奇蹟》(The Family Man)《扭轉未來》(The Kid)則讓人理解體悟每個選擇之下呈現的人生必然皆有得有失,人生不可能樣樣皆備全盤皆贏,沒有一種選擇是完美的,享受不完美,愛其所擇、擇其所愛,才能享受專注當下的幸福;這些時空跳接逆轉的作品,想要告訴我們的,反而是這些正向的生命意涵,因為,時空可能無法逆轉,人的生命卻肯定的是一直前進,與其作繭自縛原地踏步或自我耽溺般的活在悔很與不甘之中,不如忘掉過去的愛恨嗔癡,重新將心歸零,專注在當下,抬起頭來看看四周的風景與人事物,這樣,或許不一定能(再)擁有幸福,但至少,才會有幸福的可能。

02.6in1  

其實九把刀所說的平行宇宙,不一定會更好,人或許可以從錯誤中學習,試著避免重蹈覆轍,但相反的,因為幸福的成因往往源自與偶然與巧合,所以要複製幸福,即使時光能夠倒流,也不一定能夠成功,既然如此,真實世界中無法復返的時光與無法扭轉的命運,要能夠脫出困境的方法或許就是嘗試改變與避免作繭自縛,嘗試改變讓你眼光與心胸更開闊,得以胃納所有平常容易忽略的微小幸福,避免作繭自縛讓人逃出沒有出口的惡性詢環,這些出現在《Starting Over重啟人生》中的字字珠璣,或許,才是作者透過這個有點魔幻的故事,所想要私心傳達給我們的人生體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nabilee 的頭像
hanabilee

貝果的異想世界

hanabi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