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1016  

失去所愛,讓人茫然失措,被所愛之人拒於千里之外,讓人自我放逐,這些生命中不願面對或不堪回首的美好缺憾,都必須要回到自己身上,唯有面對自己、原諒自己、改變自己,將已然失去的美好記憶內化為生命正向前行的動力,人生,才有開展與撥雲見日的可能。

擅長書寫女性成長及細膩心理轉折的克莉絲汀‧漢娜,在《最好的妳》中,探討了個性迥異、對愛有著截然不同需求的好姊妹們,那情比姊妹深、總有爭吵卻又相互依存、密不可分的情誼,《最好的你》探討了友情的可貴,得不到母愛及母愛過多的女孩,如何在自我實現與家庭之間做選擇?
01.3in1  
而當我們仍為《最好的妳》中所描述的那相濡以沫的友情及為愛犧牲奉獻的偉大母愛感動不已時,克莉絲汀‧漢娜,又推出了主題截然不同的螢火蟲巷續作《再見,最好的妳》,持續攻擊我們的眼睛、消耗我們的面紙,《再見,最好的妳》探討的是逃避與原諒,不論是失去所愛或是得不到愛都讓人迷失或選擇隨波逐流(這點,很類似《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Wild)中,女主角重生的心路歷程),而在自我放逐的過程中藉由傷害自己或所愛之人得到的痛楚來證明自己還活著,但不論怎麼逃避、怎麼沉淪,那種失去摯愛及得不到愛的缺憾是無法平復的,唯有重新歸零、接受自己及他人的不完美、選擇原諒,將內心深處那已然內化的美好回憶轉化為改變的動能,人生,才有開展與撥雲見日的可能。
那時候1  
克莉絲汀‧漢娜這次將主題擴大了,從探討兩個女人間的友誼及自我成長的價值,擴大到老中青三個不同年齡層的女性,各自面臨的人生課題:

桃樂西(白雲)的人生困境在於家暴讓她不懂愛為何物,她以為得到的自由就是愛,卻沒想到這無牽無掛、自由自在的生活得來的卻是更為巨大的空虛與不滿足,逃避解決不了問題,唯有將每天當做最後一天過,選擇原諒遺忘那傷害主體的作為與不作為,同時不求回報的彌補自己重蹈覆轍造成的更大傷害,人生,才有重拾平凡幸福的可能。

塔莉的人生困境在於失去了他捨棄一切換來的功成名就,過往的她在凱蒂的對照下還可以欺騙自己專注在事業上是因自己選擇了與傳統家庭價值觀不同的人生,但其實再多的努力、工作與名利仍然無法填補他內心的空虛,已往她還有凱蒂與瑪拉來滿足些許被愛與被需要的情感,但兩位女人相繼離開背棄她的人生,被掏空的她唯有藉助藥物來麻痺欺騙自己,但這些都只讓自己更遠離塔莉從小想望的人生,唯有勇敢說愛、勇敢求愛,選擇原諒與接受別人與自己的不完美,重新面對自己已然偏移但仍有希望、仍有人關心的人生,同時將有形實體消失但正向記憶永存的力量深植自己心中,當作是一種責任、請託與鞭策自己的力量,人生,才有重新獲取愛人與被愛的可能。

瑪拉的人生困境在於失去了總是鞭策自己成為更好的人的力量,同時父親與乾媽也無法敞開心胸了解其真正的需求與想法,而以自己認為對的方式來嘗試撫平瑪拉的傷痛,不對的方法、不願正視瑪拉真正的需求,不但無法減緩瑪拉內心的痛苦,反而讓瑪拉必須藉由不斷的傷害自己與他人,來獲得生存的意義價值,但放浪形骸的人生,自以為找到了人生的真相與方向、自以為世界上只有自己與悲傷為伴,卻直到必須再度面臨失去時,才明白了所有的迷失都只能讓自己暫時逃避,要能讓自己內心深處的悲傷止息,唯有在殘存的往昔中找到力量,唯有了解每個人傳遞與表達愛的方式有所不同,但滿滿的心意卻是相同,人生,才有在不斷的失去中亦不斷的擁有正面力量的可能。
Hannah-knows-what-women-want-in-fiction-7810L8OD-x-large  
女性成長的觀點出發,但探討的卻是跨於性別、年齡、種族的人生課題,人生總有悲歡離合、生命也總無法盡如人意,在生命總有時、不完美的美好缺憾中請記得:記憶就是我們的分身,到了最後,只有愛與記憶是唯一你能帶走的行李、永遠留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nabilee 的頭像
hanabilee

貝果的異想世界

hanabi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