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都別想活》  

911事件改變了一般大眾對於恐怖攻擊的認知:大眾了解到以往那些僅存在於電影及小說中的狂人與恐怖組織,在現實生活中是真正存在的,而同時,為了抵禦那些無從捉模的迫切危機,類似傑克‧包爾這樣總與時間賽跑、須在千絲萬縷的訊息中當機立斷,以草芥人命換取國家安全的硬漢也不完全是虛構的角色,夢幻點來說我們真有英雄保家衛國,但現實點來說,伴隨除魔而生的絕對權力,卻也可能讓人走火入魔。
由菲利普•狄克的短篇科幻小說改編、Steven Spielberg執導的電影《關鍵報告》(Minority Report)中,曾提出一個有趣的理論:未來世界的犯罪是可預測及被防堵的,依據三個腦波超強的新人類所產出的<少數派報告>,執法單位可在犯罪行為發生前就逮捕、監禁潛在的犯罪者,避免悲劇的發生;理論有趣但令人難以信服,因為這其中有著因果關係的謬誤,偵測的是尚未發生的罪行犯意,悲劇被阻止了,所以犯罪事實並未發生,但人却因為有犯罪思想而被懲罰定罪,機制的有效在於從根源就截斷犯意,機制的盲點則在系統還是有誤判的可能,同時妨害了思想及自由意志,光想像壞事就被定罪不符比例原則,所以就科幻小說及個人的視角來看,多數人應該會反對這種無限上綱的防犯機制,但這種有點天真的正義感,在過去美好的時代或許適用,但在這恐怖主義猖獗的時代,我們或許應該重新思考這種提前遏止犯罪的正當性。
minorityreport  
傑佛瑞‧迪佛(Jeffery Deaver)的安樂椅神探林肯‧萊姆系列作第10部作品《一個都別想活》(The Kill Room),其實除了持續陳述科學鑑識的神奇之處外,在犯罪的生成上,把格局從個人的犯罪拉大到國安組織的層次,在驚悚與追兇的抽絲剝繭過程中,探討很類似《關鍵報告》中那種國家安全與公權力的正當性與限制:情報組織的頭頭史睿夫‧梅次葛,遭到操弄的情報誤導,下達格殺”可能”發動恐怖攻擊的美裔商人羅伯托‧莫瑞諾,在狙擊行動中連帶波及了莫瑞諾的隨扈 西蒙‧富洛雷斯及採訪的記者 艾篤瓦多‧德拉魯亞,在不懷好意的情報露出下,引來助理檢察官南絲‧蘿若的調查,蘿若找上了林肯‧萊姆與艾米莉亞‧莎克斯尋求協助,同時為了湮滅證據,這黑影幢幢的組織又派出對廚藝有著病態迷戀的殺手一路拿著利刀滅證,於是萊姆與莎克斯這對一文一武的另類愛侶,就在層層黑手阻擋調查與殺機步步進逼的緊張氛圍中尋找真相與真兇,最後雖然解開了所有的謎團與危機,但這次的真兇與真相,卻是很模糊及具爭議性的;故事的結束其實帶出了更多爭議性的問題,因為犯罪形式與可能造成的影響更巨大、更難以捉模了,所以在現今與未來的世界中,勢必可能會有越來越多這種遊走在法律與道德邊緣的罪行防範發生,傑佛瑞‧迪佛藉由這個緊張到令人冷汗直流的故事,點出了一個無解的問題:世界在變,人心在變,犯罪的形式也在變,為了遠離傷害煙硝與無情之火,我們是否該容許公權力在依據少數派報告的資訊下,提前消弭可能的犯罪,即使犯罪行為實際上並未發生、即使代價可能是誤判與公權力的無限上綱?這種仰賴一人來定人生死的絕對權力是否過當?
Lincoln Rhyme Series Jeffery Deaver  
美化點來說,我們可以接受龐德(James Bond)邊把美女邊殺狂徒同時拯救世界、Ethan Hunt總在不可能的任務中,依據神來一筆的訊息英雄救美救世界,反恐24小時的Jack Bauer總與時間賽跑,在遊走於法律邊緣的殺戮行動中拯救了美國及全世界,近期一點的有《金牌特務》(Kingsman: The Secret Service)的世代傳承,富可敵國的秘密組織單憑桀驁不馴的毛頭小子及拘謹嚴肅的圓桌武士就瓦解了狂人的諾亞方舟計畫,先不論這些影片的娛樂效果及誇張的情境,其實連同《一個都別想活》中所想要揭示的潛藏意涵,那就是科技發展已讓傳統中的暴徒及恐怖份子的破壞力及殺傷力大大的升級、威脅到數百萬人的危機及威脅變得不再那麼遙不可及,也隨時都可能一觸即發、荼炭數以千計的性命,在虛擬中我們可以接受英雄僭越人權、違反體制拯救世界,而當這些危機變得不再那麼虛擬,打開電視看到的危機甚至都超越虛擬般的真實時,我們是否已經準備好了讓那些沒有那麼俊帥颯爽,有點禿頭甚至有情緒管理問題的國安秩序維持者,依據不是那麼確定的訊息來執行各種防堵任務?這是傑佛瑞‧迪佛在《一個都別想活》中所提出的質疑,也是直得我們深思的問題。
01.4in1  
另一個感想是科技有時會讓人失去判斷力及造成情感的麻痺,當執行殺戮已從兵戎相見轉變為類似電玩般的螢幕鍵盤、取人性命的武器也從槍械彈藥變成遙控裝置時,視人命為草芥的惡魔及殺人機器的育成是很可能發生的,即使被定位為安樂椅神探的林肯‧萊姆,也終於走出了安全的小屋,不辭千里及不顧身體安全的親臨暗殺現場來收集證據,就是為了不想錯過任何一個可能的證據,不想因為資訊不足而做了誤判,身體不便的人都願意如此了,那些掌握有絕對權力的人,在面對那些性命交關的決策時,是否要更謹慎、更再三確認,甚至面對面了解後,才作下判斷呢?

畢竟只要身為人,還是都存在著執著與羈絆,遙控飛機的狙擊手有家人來喚回他的人性、廚刀殺手有美味佳餚來移轉消弭他的不安與激發他完成任務的動機、有著怒霧的情報局長亦有捨我其誰的責任感來驅使他繼續執行這樣骯髒的任務,是的,這個世界是越來越不美好了,因為惡魔越來越強大,對抗他的人也必須改變自己,讓自己也能夠強大到接近惡魔的功力,這樣,世界才勉強可以不被毀滅,在搖搖欲墬的崩塌邊緣苟延殘喘,你可以不喜歡這些和惡魔僅有一線之隔的救世者,但你也不能全盤反定這些人物存在的必要及正當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nabilee 的頭像
hanabilee

貝果的異想世界

hanabi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