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ZLfgVdlYjSdWjSSxprb-1891x2700  

比起刑罰,無愛的世界是更深沉的無間地獄。

楊雅喆的《血觀音》,細膩、深沉、華麗、曲折、燦爛且腐朽、隱喻且洩慾,聖潔且褻瀆,揉合了台灣常見的政治社會議題,將魔女的養成史,包裝在真真假假,杯觥交錯,肉體橫陳,以及,情慾滿滿的水墨及仕女圖當中,成就了台灣近年最驚心動魄且契合社會氣場的政治驚悚劇。

官商勾結、利益輸送、政治角力是台灣社會的常態,但戲劇的難度在於:現實生活當中具戲劇性的真實,化為戲劇後,很容易淪為無想像力的通俗,政治再闇黑也暗不過週刊政治台,但人性的墮落與掙扎卻可以有千百種風情,擅長演驛詮釋解構女性心理的楊雅喆導演,很聰明的選擇將戲劇的重心放在比諸政治利益的昭然若揭,實則更晦澀難以臆測解讀的女人心身上,以政治為包裝,打開木盒發現其實這是千姿百媚的千面觀音像,而這些塵世觀音們的愛恨嗔癡,才是《血觀音》最動人、駭人且撼人的元素。

1.4in1  

《血觀音》,就像是部女演員的演技教科書,劇中女演員的演出,不論戲分,精準到位,不瘟不火,不多不少:惠英紅收斂起過去較為外放的演技,非常壓抑的詮釋無心的棠夫人,該張狂時壓抑,該壓抑時神經質,令人無從猜測其真心,其中一段頌經交錯弒親的情節,神似《教父》翻版,讓人驚覺成大事者務必斬絕所有情絲及不容所有背叛;吳可熙一改過去較為苦情內斂的演出,放浪形骸的將傀儡也想活出不被擺佈的人生演得很有層次感,可憎、可笑、可憐與可悲,說是本屆金馬的最大遺珠可說是一點都不為過;文淇飾演的棠真,則是吸收所有正負表相的聚合體,介於真情與無心之間,藉由性的壓抑、解放與破滅,蛻變成無堅不催、冷眼旁觀一切的終極版血觀音,讓人不寒而慄,也讓人對其未來的演出充滿想像與期待。

《血觀音》的精彩與複雜深沉當然不僅只於此,還有那手鐲的流轉代表了權力的傾軋(陳莎莉的演出真是化龍點睛的精彩)原住民的奴役(從頒獎典禮來看,這絕對是楊雅喆導演的創作核心),以及國民黨的緬甸情結;利用宗教神佛來對照嘲諷芸芸眾生的醜惡不堪也和《大佛普拉斯》有著異曲同工之趣:當貧窮到了極點,悲傷本身就變成了荒謬的諷世喜劇,同樣的,競逐利益與權力到了極點,殺戮本身也就成為鋪陳王者的必然基石。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而神佛,也就冷眼旁觀睥睨這一切,神的型態,由你的心態來決定。

2.4in1  

本屆金馬獎、觀眾票選獎的最佳影片都給了《血觀音》,打敗了原本呼聲也很高的《大佛普拉斯》及人人皆愛的《相愛相親》,我個人認為是一種焦點選擇下的必然性,情愛是人生的常態、貧窮邊緣是社會的病態,非天賦的權力與女人心計則是溫拿才玩得起的危險遊戲,相較於常態及病態,不是人人都玩得起的貴族遊戲及贏家醜態,在台灣這個極端仇富的社會中自然能引起較多的觀注,能夠獲獎,不意外亦值得肯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nabilee 的頭像
hanabilee

貝果的異想世界

hanabi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