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3.jpg  

一髮千鈞的生死瞬間,以技術背後的邏輯是否正統來論定成王敗寇,實令人無法信服!

 

「神槍手」是林超賢繼叫好又叫座的「証人」後,乘勝追擊的作品(或是反過來,據說「神槍手」一片似乎早已拍完,旦因為一些問題才遲未上映),除了找來固定班底廖啟智外,也維持他近期的一貫作風:集合了中港台三地的演員陣容,包含了較少有電影演出的內地第一小生黃曉明、台灣的任賢齊、高捷以及港星陳冠希、葉璇、王若琳,但這些優秀演員的組合,卻未能如預期般的擦出亮麗的火花、端出精采的成績單。

4in1.jpg  

平心而論,「神槍手」算是一部緊湊好看,技術精準的電影,承襲了林超賢一直以來對反派人物的關切及藉由配角人物深化主角立體感的敘事手法,對於狙擊手的本質及養成也作足了深入的探討,雖然這些誠懇的創作企圖及側重寫實、心理層面的風格,可看出林超賢想走出與杜琪峰精心佈局及強調男性情誼不同的警匪片風格,但卻還有待琢磨,「神槍手」一片,看到了林超賢試圖將不同的故事與人物套用在過去成功模式的架構中,但因為論定是非成敗、英雄惡徒的邏輯過於模糊,加上許多關鍵細節交代不清,幾個配角的腳色也顯得多餘,黃曉明的演出夠冷峻但層次不足,任賢齊的腳色空間夠旦個性卻不夠鮮明,在無法讓觀眾對劇中人物產生認同點下,只能藉由槍林彈雨與百步穿楊的動作場景提供聲光視覺的暢快感,也因此,「神槍手」一片,僅能算是一部持平好看的平庸作品。

 

 神槍手」的劇情,描述黃曉明飾演的狙擊手部隊第一把交椅-凌靖,因為在一次任務中的失誤,誤殺了人質,讓自己身陷囹圄,從高高在上,倍受期待的狙擊隊隊長到成為階下囚,凌靖失去了一切,包括了深愛的人,因此,他決定要對這些讓他失去一切的狙擊隊展開報復。

 

 凌靖的失誤來自於過度自信與偏執,自恃甚高的他在狙擊隊中屬於獨行俠、眼中只有狙擊技巧,人緣不佳的他,在任務失敗後的檢討調查中,沒有得到任何部屬跟同儕的聲援;任賢齊飾演的方克明,在狙擊隊中算是與凌靖有著瑜亮情結的第二把交椅,有凌靖在,雖然心有不甘,但在實力確實不若人下只能屈居二哥…劇情弔詭的地方在於,方克明絕對有充分的動機在凌靖身陷麻煩時落井下石,但他也是唯一能夠判斷凌靖在任務現場的失誤演出是否有疏失的關鍵證人,兩股力量的拉扯下,方克明未做出對凌靖有利的證詞,也導致了凌靖的人生一夕之間由雲端跌到了谷底,從頭到尾堅稱自己並未做出錯誤判斷的凌靖,也因此認定方克明是為了自己的私利犧牲了自己,也因此反過頭來針對所有的狙擊隊員展開了一連串的復仇行動。

劇情對於凌靖誤殺人質的現場做了客觀的紀實,不過光憑這些畫面實在很難判斷兩造的說詞誰較具可信度,狙擊隊的任務是在歹徒挾持人質時能夠一擊就擊斃歹徒,讓歹徒甚至連因人體反射動作導致誤傷人質的機會都沒有,要能夠應付這種高張力的工作,自信與臨場瞬間的反應判斷是很重要的,如果每個行動皆需請示上級,或許可以自保,但也可能錯失唯一可拯救人質的機會,充滿自信的凌靖當然選擇相信自己,不過隨著失誤的發生,劇情選擇將凌靖歸為走火入魔的大反派,主要的鋪陳與論證有三:
一是過度自信會導致獨斷,做出錯誤的判斷-但是矛盾的是,要成為一個真正的神槍手,自信卻是絕對必要的條件,自信與過度自信之間的份際究竟為何?是臨場是否能夠具有理性的判斷嗎?難道過去幾屆蟬聯神槍手的驚人功績都無法合理化凌靖的現場判斷,斷定他的判斷是理性的嗎?擁有這些驚人紀錄卻被人與過度自信畫上等號,這點,實在讓人難以信服。

 20177.jpg

二是凌靖仰賴的神射技巧-憋氣,相較於方克明強調的呼吸方法(讓射擊軌跡與人體因呼吸產生的自然擺動合而為一),較不符合自然法則,前者雖然速成,但是不自然也無法持久,背離了射擊的正道,也就是凌靖因著魔於技巧的提升而墬入了魔道。這個論述更是令人無法信服,狙擊手需要的應該是快狠準,也就是一擊必殺的功力,持久怎麼會是主要的衡量標準呢?99乘法表不自然但速成,建構式數學自然但實用性過低,換作是你,會選擇哪種計數邏輯?技巧本身並無正邪與對錯,端看適用的對象,或許就健身與馬拉松式的射擊比賽而言,方克明的方式是較正確的,但在非生即死的殺戮戰場上,最精準的方式才是最好的,狙擊講求的也是瞬間的一擊必殺、擒賊先擒王,後續的現場控制,應該是留給重裝部隊來處理,兩造狙擊技巧,不論用途,誰較精準?透過凌靖與O仔在酒吧中的比試,我想答案是不言可喻的。

20178.jpg  

三是對於方克明性格的深入描述,導演試圖透過方克明面臨的家庭問題以及與部屬的相處,來突顯方克明這個腳色的真實性與可信度,但是我們也看到方克明的獨斷與不甘,在凌靖步步進逼的過程中,部屬也曾質疑究竟方克明當初的口供是否客觀公平,雖然方在在強調自己並無偏頗,但是除了聲嘶力竭的怒吼外,並無令人信服的證據來驗證方的辯詞,只能透過凌靖之後瘋狂報復的行徑,、正邪對立的態勢來合理化方之前的證詞,以結果來推論原因的論述也著實令人不能信服。 

 

雖然失之偏頗,但是導演對凌靖這個腳色還是有一定的同情與不捨,就像証人的張家輝一般,導演留了相當多的篇幅給凌,透過深情、腐壞且鬼氣深深的另類唯美感,成功的營造出凌對妻子的愧疚與戀戀不捨;但其餘的腳色就顯得相當的多餘了,包括高捷、廖啟智飾演的匪徒、凌在警隊中唯一的朋友,甚至陳冠希飾演的後起神射手新秀O仔及其父親,篇幅不論多寡,都顯得格格不入,也都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綠葉雖多,卻猶如船過水無痕一般的,無法在觀眾的心中留下任何的印象,對劇情的發展也無任何關鍵性的牽動,相較於前作-「證人」中綠葉處處開花的神采,林超賢對於人物與劇情的駕馭功力還存在相當多的努力空間。

全站熱搜

hanabi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