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522_42_04  

年輕人形容事情朝不可預期的方向發展為”超展開”,多麼精準的用語!這個詞,頗適合用來形容愛德華‧史密斯的這部舊時代、新寫法之混種推理小說;管他推理內容是否墨守推理十誡、管他主角是否溫良恭儉、管他筆名為何如此洋化,重要的是要夠超展開,就像歌壇每隔數年都會有新的曲風,筆法獨樹一格,內容無所限制的愛德華,或許會是未來推理書市的主流

顛覆傳統似乎是新世代創作者所需背負的宿命,戲劇如此,推理小說更是如此:傳統上身分有著極大落差,高富帥愛上小資女的情節已落俗套,新世代戲劇創作者的顛覆方式是設定一個讓人意想不到的組合,於是乎,聲勢如日中天的女明星可以愛上教授,而且教授還是外星人,當我們還在為《決戰猩球》的人獸異星戀感到有點不舒服時,高麗棒子融合了《外星戀》、《我的野蠻女友》與《這個男人來自地球》,所創造出的超展開情節,在2014年造成了跨國的轟動,轟動程度甚至還影響到公司的股價市值,成功的訣竅在於組合既有的元素,拼貼成令人想像不到的劇情,有沒有邏輯,合不合理不是重點,重點是在資訊爆炸的時代,如何創造出讓人意想不到的組合與劇情,才會讓觀眾五感不疲憊、瘋狂追逐;推理小說的困境同樣來自推陳出新,從最傳統的本格派、冷硬派,社會寫實到日常推理、科幻推理、靈異推理,每一個作家都嘗試在舊酒中寫出令人耳目一新的新流派:京極夏彥融合了妖怪學與幻譚、綾行人結合靈異現象與密室、山口雅也後設性與解構主義式的風格以及麻耶雄嵩崩壞式的推理筆法,都獨樹一格且具風格化,同樣試圖以傳統的推理底蘊為根基,結合另類的元素為外顯的風格來吸睛聚焦。

1392978961-3569642674  

01.4in1  

我看愛德華‧史密斯的這部混種推理小說《紳堂副教授之帝都異聞錄一》,也同樣有著如上的感覺;從一個土生土長的日本人,會取一個極為洋化的筆名,其實就可以看出作者想要標新立異的企圖心,再細讀這部帶點同人誌及輕小說風格的作品,更可以確認愛德華是個有創意且反骨的作家,這部由四段帶點奇想與超自然現象短篇組成的異聞錄,一段比一段離奇,一段比一段超展開,傳統推理小說的設定開場,無法預期的發展及令人瞠目結舌的結束,且段段都挑戰了傳統推理小說常說的推理十誡:自燃的焦黑屍體,兇手居然可以是阿拉丁神燈中的魔物、畫卷中的異形生物,半夜會化身為實體的魔物來糾纏思春怨婦、為了試煉讓崔斯坦與伊索德陷入孽戀的愛情魔藥是否有實際藥效,可以用助理來試藥、兩小無猜的同性純愛,背後隱含的卻是千年魔物的戀戀不捨…除了故事離奇外,主人翁紳堂麗兒的個性更是充滿人格分裂般的矛盾感:慵懶優雅正義與散漫花心無賴的個性並存,上一秒才義正嚴詞的以正義之姿逞誡惡徒魔物,下一秒鐘就急著和倖存者搞不正常的男女關係,或是和助理玩起超齡禁忌的調情遊戲,但奇妙的是,這些從題材的邏輯合理性到主角個性都極為衝突且充滿違和感的異聞錄,卻相當的引人入勝,讓人會像是著魔般的一頁一頁讀下去,破格、新意,且毫無限制的天馬行空想像力,或許是主要的原因。

02.6in1  

就像艾勒里‧昆恩的《哲瑞‧雷恩的最後探案》、阿嘉莎‧克莉絲蒂的《謝幕》、綾行人的《Another》以及麻耶雄嵩的《獨眼少女》,都勇敢的挑戰推理的十誡,個人認為,愛德華‧史密斯的《紳堂副教授之帝都異聞錄一》,同樣的,也大膽的嘗試挑戰這個想將作者與讀者拉到同等地位做智性競賽的金科玉律,而且成果不俗,主要的原因除了吸睛的超展開之外,我想是即使褪去了這些華麗與奇幻的外衣,愛德華想要書寫還是千古不變的人性,這些愛慾嗔癡所衍生的種種入魔行徑與犯罪實錄,才是令人深感不勝唏噓與感嘆的核心元素,縱使沒有超展開的形式,還是會令人深感觸動與感動的。

03.2in1  

最後,茲列出古典推理的十誡如下,看看新世代的推理小說,違反了那些公平競賽的遊戲(或那些戒律事實上已不符合時代的潮流),有時候也挺有樂趣的:

1.凶手須在故事前半段亮相,但要防止讀者完全得知他的思絡。
2.故事中不可存有超自然力量。
3.最多僅能出現一個秘室或秘道。
4.故事中不應出現不存在的毒藥、以及太複雜需要長篇解說的犯案工具。
5.故事中不可有中國人角色。
6.決不可透過意外事件和直覺能力來破案。
7.偵探不能犯罪。
8.偵探不應把焦點集中在無關案情的線索,避免誤導讀者。
9.偵探身旁的忠心朋友,思維應該坦白;其智商最好在一般人之下。
10.除非先寫出有雙胞胎,否則凶手不准是雙胞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nabilee 的頭像
hanabilee

貝果的異想世界

hanabi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